请选择 进入手机版 | 继续访问电脑版

中国这个地方的小伙子们为何钟情“老挝新娘”?

[复制链接]
    跳转到指定楼层
  • 1
  • 30

106

主题

108

帖子

35

菲币

版主

Rank: 7Rank: 7Rank: 7

积分
538
 楼主| 发表于 2019-5-11 12:13 | 显示全部楼层 |阅读模式

早几年,当有人说起老挝,不少人都很陌生,对这个东南亚国家并不是太了解,甚至没听说过,但是近两年,铜陵人只要一提起老挝,大家就不由自主地想到“老挝新娘”。

u=4224321400,3030996677&fm=26&gp=0.jpg

大量“老挝新娘”的到来,让我们对老挝这个陌生的国度有了更多的了解。

据统计,目前,铜陵有“老挝新娘”上百人, 钟鸣镇就有一半以上。那么,这些“老挝新娘”在铜陵究竟过得怎么样?


“我喜欢铜陵,我爱铜陵的家人!”

吴克富是铜陵县钟鸣镇新联村青年,相貌堂堂,家庭条件也不错。前几年,尽管相亲了一些当地姑娘,但总是谈不到一块,婚事一直没有着落。

让人没想到的是,他的婚姻和爱情,最终在异国他乡“修成正果”。

u=2530040512,4084378486&fm=26&gp=0.jpg

刚到门口,远远地隔着铁门,一个瘦小的女孩,满面笑容地迎了出来,“欢迎,欢迎”。她就是吴克富的“老挝新娘”。

她来自老挝万象通芒。为了便于在铜陵的亲人称呼,她给自己起了个中国名字叫阿铜。

“阿铜在这里已经生活好几年了,中国话基本都能听得懂,也会说一些中文。”一旁的钟鸣派出所民警刘文武告诉记者。

阿铜与吴克富结婚后生了一个儿子。“阿铜,人性格好,也勤快。”见记者前来采访,邻居、村民都聚集过来,你一言我一语,主动向记者介绍起吴家的老挝媳妇。

“他们属于自由恋爱,家里没花多少钱。”采访当天,由于吴克富不在家,介绍情况的多是他的舅舅。

2011年,吴克富跟随务工班子,到了老挝通芒地区的一处钾矿山上工作,认识了同样在矿山工作的阿铜,虽然彼此语言不通,但是娇小爱笑的老挝姑娘让吴克富心动了。

阿铜出生于1993年,家里除了父母外,还有一个哥哥,一个弟弟,家庭条件不是很好,10多岁就在矿山工作,在矿上从事信号工。经过一段时间的相处,两人走在了一起。

虽然是家中的独女,但是阿铜的父母对这桩跨国婚姻并不反对。对于在中国的生活,阿铜适应得很快,这让吴克富的母亲很是满意。

“洗衣,拖地,有时候也烧菜,好得很。”“为什么愿意嫁到中国来?想家吗?”采访中,记者试着与阿铜对话。“中国很好,我喜欢铜陵,我爱我铜陵的家人,大家对我都很好。”阿铜浅浅地笑着说“想家了,我就打电话,挺好的,很方便。还有许多小姐妹在铜陵,平时也可以串串门”。


她用真心换来了铜陵婆婆的认可

与阿铜相比,才嫁入铜陵不久的老挝姑娘阿珍,对于新家和新生活,显得仍有几分生涩和茫然,但是她的婆婆却对这个老挝媳妇赞不绝口,言谈中流露出的满是怜爱和欣喜。

阿珍高挑的身材,清秀的面容,看上去与当地的姑娘相差无几。见有人来访,阿珍在家人的招呼下走进了客厅,因为来铜时间很短,她还不能用中文和大家交流。

u=821125210,3186819053&fm=26&gp=0.jpg

她之所以成为铜陵媳妇,更多是跟随表姐阿萍的脚步。同样来自老挝的阿萍,嫁到钟鸣镇已经五年,较好地融入了当地的生活,中文不仅能听懂而且说得也不错,常常担任翻译。

在她的说合下,阿珍最终也迈出国门,嫁给了钟鸣镇金龙村小伙文涛。今年初,两人领取了结婚证。

文涛比阿珍小一岁,虽然年龄相仿,但是语言不通是摆在两人面前的首要难题。文涛的工作是从事电缆安装,白天在家时间不多,真正能陪伴阿珍的就是手机和电脑。

采访过程中,阿珍不时拿着手机打开微信,与老挝的姐妹们语音交流,对于记者中文的询问,她大多听不懂,即使听明白一些,也只能用老挝话回复。

“她来的时间不长,语言还在慢慢学。”文涛的母亲在旁边解释说,阿珍性格比较文静。虽然平时交流困难,但是阿珍却懂得孝顺老人,疼爱丈夫,平时还抢着帮婆婆打理家务, 她用她的朴实和真心换来了家人的认可!

“水深好养鱼。”看着眼前这个特殊的儿媳妇,文涛的母亲满怀期待,她说只要自己和家人真心对她,相信她在铜陵生活得很幸福,“他们小两口过得幸福,是我们最大的快乐! ”


“在铜陵过得挺好

阿芊的一个表姐早在七八年前就嫁到了中国安徽铜陵,已经有了孩子。2015年,表姐问阿芊的妈妈,愿不愿意把女儿嫁到中国。阿芊说,如果男人对她好、爱她,她就愿意嫁过去。经过表姐牵线,阿芊和向宏有了微信联系。一段时间后的2015年10份,中间人带着向宏来到了老挝,两人见面后也很投缘,一个多星期后,向宏便将阿芊接回中国。

u=57696453,1673007484&fm=26&gp=0.jpg

当时,阿芊想让爸爸或妈妈能带着她一起去到铜陵看看,然而,因经济能力问题,向宏未能满足阿芊的这个愿望。爸妈确实也有些担心女儿在中国过得不好,但毕竟有个表姐在中国相互照应,他们也就放心了,没事就跟阿芊通电话、视频聊天。阿芊每次打电话都会告诉父母,自己在中国过得挺好,让他们不要担心,“没说因为过得不好想回来,说等老公挣多点钱后就回老挝来看我们。”

阿芊嫁到中国后,给爸妈汇过两次款,第一次是2016年春节,汇了3000元人民币,第二次是2017年春节,因经济紧张只打了1000元人民币。 据介绍,向宏当年来接阿芊时,阿芊家拿到了3万多元的彩礼,爸妈把这些钱用在盖房子上。以前,他们住的都是木头搭起来的房子,他们想把房子建成砖房,但3万多元彩礼钱用花完了,房子却只建成一半。


“中国待了4个月后就受不了

2016年10月,和阿琴同住一村的一位阿姨在村里遇到几个中国人,他们带的有中国翻译。这几个中国人问阿琴的阿姨有没有女儿想嫁到中国。这位阿姨称,此前当地就已有不少人嫁到中国,据说过得比在老挝好,她就把阿琴介绍给了他们。 据阿琴事后了解,当时这名中国中间人已在老挝做生意多年,此前回国时问河北邯郸的男子王刚(化名)要不要娶个老挝女子为妻,王刚同意了,该中间人就带他来老挝,和阿琴相亲见面。

相亲时说的自然都是好话,两人都说喜欢对方。王刚给阿琴买了一部几百人民币的手机,告诉她等到了中国后在给她买一部苹果手机。 然而,阿琴跟王刚回到中国后,两人之间的关系却慢慢起了变化。阿琴称,前一个月,王刚对她还行,但第二个月就变了,她认为老公只知道催着她生宝宝,却不舍得给她钱花、给她买吃的。她身上最多装过50块钱,“要的多了,他就让我自己去上班挣钱,但我又说不了中国话,和他交流也只能用翻译软件,我怎么去上班呢?” 一天,她找王刚要结婚证,她说她想看一下,但王刚没给她,两人吵了起来,之后王刚还动手打了她,“打了好几次”。此外,两人吵架时把从老挝买的手机摔坏了,男方又给她花六七百买了一个新手机,并没给她买苹果手机。 阿琴说,她觉得这个男的不是真的喜欢她,过得很不开心。她给爸妈打电话时也说,可能是那个男的不爱她,她被骗了。 此外,男方始终没给她办婚礼,也是她的一块心病,“别人过来一个多月就办婚礼了,我来了三四个月他也没和我办婚礼”,阿琴说,她曾经问过王刚为何不办婚礼,“他说想在我怀了宝宝之后再办”。 阿琴曾经说过要回老挝,但遭到王刚的拒绝。终于,在前段时间一次醉酒之后,阿琴要割腕自杀,“你如果不把我送回老挝,我就去死”。

阿琴走之前,王刚把给她买的手机要了回去,并要求阿琴的母亲把当时收的一半彩礼2万元汇过去才让阿琴走。就连阿琴回老挝的路费,也是她妈妈给她汇过去的。 如今,阿琴不想回中国了,也不想嫁这么远了,想先陪陪父母,结婚的事以后再说。

据了解,铜陵市70%的涉外婚姻集中在钟鸣镇,其中老挝新娘几乎村村都有。她们大多生活得很幸福,但是也有一些出现了问题。 虽然离婚率很低,但是也说明了,跨国婚姻美中也有不足。


“少量是男方到老挝打工,双方自由恋爱的,更多是通过中间人介绍而来。”据钟鸣镇派出所民警刘文武介绍,该镇最早出现老挝新娘是2010年,2011年时也才四五个,2014、2015两年增长最快。 刘文武说:“老挝新娘过来以后都生活得挺好,一个传一个,也就越来越多。 ”

民警介绍,女方与男方年龄差距大多在十岁左右,由于年龄差距较大,婚前缺乏足够了解。 欠缺感情基础,语言不通加上人生地不熟,饮食习惯差异,这些因素让少数“老挝新娘”一时难以融入,使得跨国婚姻并不像想象中那样美好。 而且,日常生活中也存在很多实际的问题,由于外籍新娘大多不具有相关部门颁发的工作许可,所以在国内不能从事工作,否则会因非法就业受到处罚。 同时,外籍新娘因为没有中国的国籍和户口,即使取得合法婚姻,在医疗、保险、人身安全、劳动力流动等方面也难有保障。



回复

使用道具 举报

9

主题

16

帖子

2

菲币

LV1_菲易新人

Rank: 2

积分
50
发表于 2019-5-16 10:05 | 显示全部楼层
老挝美女多
回复

使用道具 举报

高级模式
B Color Image Link Quote Code Smilies (如果上传按钮失效,请使用右侧高级模式上传)
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| 立即注册

本版积分规则

1
QQ